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妈妈中国网 2019-04-12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曾经,我们经历了一个怎样疯狂而无节制的年代,我们竟然相信,这东西能够改变世界。

——遇言姐

今年4月那篇刷屏的《你的同龄人,正在抛弃你》制造的恐慌余波未平,转眼大潮退散,留下了满地ofo的残肢。

共享单车行业被唾弃为最垃圾的风口、最疯狂的试错。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在经历了公众号上卖蜂蜜、押金变成P2P之后,11 月的 ofo 大会上, CEO 戴威仍然说,朝着希望,逆风飞翔。

尽管企业连199元的用户押金都退不出来了。

去年冬天,遇言姐经过公司楼下,原本应该是单车回厂保养的季节,街边却丢弃着几十辆残破的小黄车受着风吹雪淋。

遇言姐那朴实没见过世面的加拿大老公看到后心疼不已,连说了6遍“太浪费资源”。

与此同时,新一批的单车数百万计地被生产出来,运往大街小巷,回扣足以令经手人赚得盆满钵满。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有业内人士告诉我,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车子丢失、损毁,车子坏了才有借口生产更多的ofo,争取更多的融资。

把融资当成是利润,我惊叹,还有这样做生意的。

如今,那个誓把红旗插遍全球的ofo一朝倾塌,成为中国创业史上最疯狂的试错典范。

戴威,这个92年出生的北大孩子被全网痛骂。

少年人中二、无畏,个个都有着吞吐地球的勇气,可又是谁给了少年们自我膨胀的舞台?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▲戴威 ,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,青年创业者,o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CEO

共享单车的融资堪称中国创投史上的奇迹。

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中,有捧场的、有唱喏的、有共舞的。

尽管马云曾不满地指出:“一个才成立没几天的公司,就凭着几个故事,组建了几个人的团队,估值就可以是几十亿美金。”

尽管马化腾曾感叹:“共享单车被当成了支付推广工具。”

然而阿里和腾讯还是竞相走上了这条炙手可热的赛道。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就在去年,戴威名列《财富》杂志“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”、中国品牌创新峰会“2017中国分享经济十大创新人物”,并以35亿元身价成为《2017胡润百富榜》上首名90后,何止风光无限。

从天使轮融到E++,3年来,ofo一共经历了大小十轮融资。

当记者问戴威ofo的融资节奏是什么时,他不假思索地回答,就是一直融呗。

疯狂的钱!花不完的钱!

短短三年,中国顶级投资机构纷纷投诚。

仅摩拜和ofo两家,融资金额合计就超过250亿,连ofo自己都说,投资金额远大于需求,以至于资金积压太多,大家想着法儿地花钱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▲2018年初,ofo以“TOP ONE”为主题举办年会,这时ofo员工3400人

作为一名没有职场经验、情怀多过能力,却不断被资本投喂的文青,戴威的公司显得过于“青春洋溢”。

去年的年会上,最令员工们难忘的是,戴威在酒酣之际发了许多大奖和红包。

他不仅奖励给一位当场背出《滕王阁序》的员工1万元现金,更突然宣布将一辆牧马人送给合伙人。

“我记得你的梦想是开着牧马人去拉萨,我今天就告诉你,你的这个梦想实现了。” 戴威说。

烈火烹油的日子里,ofo将办公室搬到了能够俯瞰北大的理想国际大厦,发快递只用顺丰,连前台都是通过猎头招聘的,几名创始人的座驾不是特斯拉就是宝马,跟别家合作项目,ofo回怼提出分担开销的对方“你这是看不起我们”。

这依稀就是西虹市首富王多鱼啊。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▲王多鱼,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中的人物,由沈腾饰演

这些天马行空、在商不言商的年轻人,本该在故事的开场就得到教训和苦头,才能学会“在荆棘中采拾鲜花”

然而荒谬的是,在资本的疯狂追捧下,这个巨大的泡沫直上云端,直到所有的金钱和欲望灰飞烟灭。

2017年下半年,悟空单车烧光资金打响了倒闭的第一枪,紧接着,酷骑、小蓝、小鸣、1号,不是倒闭就是卖身。

夸了这么大的口,烧了这么多的钱,共享单车行业连一个独立的公司都没能走出来。

最奇葩的是,前丁香园CEO冯大辉许是站在创业者的角度,发微称押金是沉没成本,不过199而已,随它去吧。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▲冯大辉微博

此番发言立刻引发骂声一片:

“押金不是投资,何谈沉没陈本”、“我们本就互不相欠,何必装作同舟共济”、“薅羊毛史上一大耻辱”……

如果说茅侃侃的创业史是令人充满“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”的同情和遗憾, ofo的终章则更让人觉得非命运使然。

去年,顶着“中国首位00后CEO”光环的17岁创业者李昕泽因雷军的转发而一炮而红后,360董事长周鸿祎说了句实在话:

17岁的孩子,无知无畏、狂妄自大,做的东西没创新也没特别的,一干媒体成年人就是围观看热闹,不知道点醒他,推波助澜让孩子真以为自己很牛,心态膨胀,对孩子毫无帮助,也害了孩子。

ofo办公室挂了两张画像——何塞·穆里尼奥和丘吉尔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两张黑色背景的海报上,分别是他们的两句名言:“早已注定,我只能在荆棘中采拾鲜花,但重要的是要对胜利和信念充满执着。”

何等的气吞山河,何等的睥睨天下。

然而,他们更需要知道的应该是“瓦萨“号战舰的故事。

那艘17世纪装备最全、武装程度最高的战船,在处女航出海10分钟就沉没了——战舰的目的就是为了作战,任何装饰都是多余的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戴威说自己不是没吃过苦,他说自己在青海支教时,在零下二十度的夜里要穿六双袜子睡觉。听起来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文青情怀。

与之对比的是,“老一辈企业家”任正非儿时睡稻草、扒火车、2-3名兄妹合盖一条被子,禁止自己多吃一口粮食以保证弟弟妹妹们都能活下来。

经历过动荡年代的任正非对任何荣誉毫不在意,绝少出现在公众面前。

遇言姐通读了任正非撰写的所有文章,通篇透露出一个出色企业家所具有的远见卓识和家国情怀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尤其振聋发聩的一句话是,他说:

中国人均资源稀薄,只有做高附加值的科技产品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。

从这一点而言,华为与电商和房地产商是不同维度的存在。

可惜的是,那些急功近利的资本宁可用钱去烧自行车,去烧酸奶和红酒,也不愿投资真正的科技企业。

去年,遇言姐带着一位从国外回来的大哥去见投资人。

这位大哥出生于苏北农村,儿时家里的钱只够买盐,其它物资全靠自己生产。

跟任正非一样,大哥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读完大学,88年赴美读博,在加拿大的石油工程公司做了20年的技术骨干,50岁的人了没有一天停止学习,每天都工作到凌晨2点,是真正有魄力的技术大拿。

大哥从事的是有关压缩机成撬和管道应力的垂直领域,做这个技术的只有美国的一家公司、加拿大的一家公司、印度的一家公司。

大哥需要的投资额也不多,能够组成50人的技术团队就行。

然而,我们见了7、8个天使投资人,统统都被回绝了。

有一个熟识的投资人直接给出实诚的建议——垂直领域还是找条大腿抱吧。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遇言姐自己知道这位大哥一定能够成功,但面对投资人 “我们只投三五年内快速回报的垄断性企业”,也是从头到尾说不出一句话。

自2015年,国家推行 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以来,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了全民投入二维码经济的大潮——言必称互联网+、工业4.0,仿佛谁都能借着网络时代的东风一步登天,吸着猫、撸着狗就能把钱赚了。

问题是大量服务同质化的情况下,你凭什么认为自己的一个idea就能鹤立鸡群,独树一帜?

就算你真有一个吊炸天的创意,又是否能够拼得过闻风而来的蝼蚁们?

更重要的是,中国真的有这么一大片互联网创业沃土吗?

我们真的需要这些层出不穷的“先进”理念吗?

那些曾经“抛弃你”的同龄人,欠你199元押金

当共享单车的混战只剩下繁华落尽一场梦,当尸骨未寒的ofo躺在阴沟里仰望星空,真应该把所有残肢收集起来堆成一座山。

不是为了什么狗屁情怀,而是警示后人:

曾经,我们经历了一个怎样疯狂而无节制的年代,我们竟然相信,这东西能够改变世界。

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
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