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8岁被奶奶卖掉,逃出打骂她的人家后,突然看到妈妈的身影

第1物流网 2019-09-11

她8岁被奶奶卖掉,逃出打骂她的人家后,突然看到妈妈的身影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一世卿长安

楔子

“娃儿呢?我们家女娃儿呢?!啊?!”

妇人眼睛瞪着跟铜铃一样,拽着眼前这个懦弱不敢言的男人,疯一样的嘶叫。

“说啊!!”她的声音拔高,眼底急得充血。

男人垂着头嗫嗫嚅嚅,不敢看她的脸。

“叫什么叫,小宝还生着病哩,不卖了她,哪儿有钱给小宝治病!”屋内走出一个老妇,刻薄的脸上挂满了不悦。

屋外大雨如注,瓢泼的雨水顺着漏空的屋顶落下来,砸在妇人惨白的脸上,寒意凉到了心底,“不是说好等我赶完这几天的活计就有钱了吗?我们家女娃儿才多大?”

“哼,你等得了小宝的病可等不了,反正早晚都要卖,这个年纪还能卖多点。”老妇冷着脸看着那边形容枯槁的妇人,嘴里讥诮。

哪知她倏地抬起头,扯过身旁的男人,颤声问,“你们卖哪儿了?卖给谁了?啊?!”

男人躲闪了下,终是抵不住地开口,“卖、卖去城里的张员外那里做丫鬟去了。”

“轰隆——”

屋外一道惊雷响起,如昼的闪电照在妇人惊惧的脸上,狰狞得如厉鬼一般,她顿时凄厉地尖叫道,“张员外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敢卖?他是买来做丫鬟的吗?!送到他手上的女娃还能活吗!”

她的眼泪“唰”地就流了下来,而后像疯了一样朝屋外跑去,“不、不行!我要把我家女娃带回来!带回来!”

男人出去追上她,拽住她的胳膊,“你做什么?卖都卖了,你还去干什么?”

她充血的眼眶瞪着他,恨声道,“你狠得下心,我可狠不下!不管怎样,我都要将我的娃儿带回来!”

男人被他说得有些心虚地低下头,但嘴里还是劝阻道,“这天都黑了,又下着雨,早没有骡车进城了,这几十里地的,你......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妇人打断,“我就算爬,也要爬过去!我家娃儿不知道还在受着什么苦,她一定还在等着我......”说完便甩开男人的手,一头扎进滂沱的大雨里。

男人愣愣地站在原地,看着她心急如焚的背影渐渐隐没在雨里,头顶的惊雷不断,就像是那晚在张员外门口女儿对他凄厉的哭喊一样惊心动魄。

1

小招娣今年八岁半了,是家里的第一个娃儿,但是阿爹一直想要个男娃儿,所以给她取名招娣,可惜在她八岁以前都一直只有妹妹,甚至没见过几面就被阿婆跟阿爹送走了,阿爹说家里太穷了,养不起那么多人,所以小招娣自小就特别乖特别听话。

从她学会生火开始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给家里烧饭,等家里大人都出去干活了,她又捣鼓着给家里那只瘦伶伶的猪喂食,喂完之后又赶着阿牛到后山上去放,有时农忙时她还会到田里帮忙,收成时也会跟着阿爹阿娘运着麦子到城里去卖,她一直都这样乖巧又懂事,生怕阿爹他们连她也不要了。

在她八岁的时候,她终于有了弟弟,全家人都很高兴,她也很高兴,真心实意地喜欢这个白白嫩嫩的弟弟,哪怕家里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了弟弟她也没有不高兴,反而变得更加乖巧懂事,什么东西都是先给弟弟,家里人也都很欣慰。

弟弟生病的时候,她也很着急,但是家里已经好几天吃不上饭了,更别说给弟弟治病,她看着阿婆一天比一天急躁的样子,还有阿爹越来越沉默的脸,心里十分害怕。

终于有一天傍晚,在阿娘去隔壁村做活计的时候,阿爹带着她到城里,在一个漂亮的大宅子门前把她交给了一个板着脸的老婆婆,她哭着求着阿爹不要丢下她,可他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阿爹他们终于不要她了。

小招娣很难过,可是现实又不允许她难过,进了张府之后她虽然再也不用担心挨饿受冻了,但是府里的规矩很多,稍稍做不好就要被打骂,他们的主事婆婆成天板着脸,拿着根细细的小鞭,打在身上跟刀刮似的疼,可是更让她害怕的是,张府老爷看她的眼神,像是她在后山见过的那种阴冷的毒蛇,一动不动地盯着她,眼神里还带着某种兴奋,让她怕得发抖。

那天晚上他把她叫进了屋里,又用那种眼神看着她,脸上松松垮垮的肉还堆起来对她笑,屋外响起惊雷,亮起的闪电照在他脸上分外可怖,她吓得失声尖叫,拼命地甩开他。

然而他抓得很紧,眼睛扫过桌上的东西,眼神变得狂热,“别怕,老爷带你玩些好玩的。”

“不要!不要!”她尖叫着挣扎,手脚并用地朝他打过去,然而那点力道根本伤不了他。

“放开我!放开我!”她哭叫着挣扎,摸着桌上的茶壶使劲朝他砸去,终于让他卸了几分力道,她趁机扭开他冲出了房门,一路跑到大门口逃了出去,出了门又朝着城门的方向奔去。

她心里害怕极了,想着回去找阿娘,可是她根本不认识回去的路,又下着大雨,头上响着轰雷,她又冷又怕,怕张府的人出来把她抓回去,她逃到了城外的一座破庙里,跟着一堆乞丐挤在漏水的屋檐下,暗暗等着阿娘他们进城,她就能跟着他们回去了。

雨下了一整夜,她几乎不敢闭眼,死死盯着山下,生怕张府的人追来,隔天一早,她便跑到离城门更近的一片树林里蹲着,盯着每一个进城的人,生怕错过阿娘他们进城。

然而她等了一天,都没看到她家里的任何一个人,就在她十分沮丧之时,忽然看到阿娘蓬头垢面地从城里出来,神思恍惚,步履蹒跚。

她兴奋地跑过去紧紧地抱住她,眼泪忍不住地流,“阿娘!你终于来找我了!招娣好害怕啊!”

然而她等了半天也不见阿娘有反应,抬头看她,才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,嘴上不断地喃喃道,“别怕,阿娘带你回家,回家。”

2

小招娣跟着阿娘回了村。

路上阿娘还一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,嘴里喊着让她别怕,阿娘带你回家。小招娣觉得安心极了。

可是一回到家门口,她又有些害怕了,她想起那天阿爹决绝离开的背影,不知道他会不会怪她偷跑回来。

阿娘看她这个样子,蹲下来摸摸她的脑袋,十分温柔地看着她,“招娣别怕,阿娘会保护你的。”

小招娣顿时又觉得什么都不怕了,朝阿娘甜甜地笑了,“有阿娘在,招娣不怕。”

随后两人进了屋,小招娣见到阿爹下意识就躲在阿娘身后,不过阿爹倒没注意到她,就是瞧着阿娘问,“怎么去了这么久?怎么样了?”

小招娣躲在身后怯怯地看他,阿娘转身就紧紧地抱过她,流着泪道,“以后你们谁也不能把招娣从我身边带走!我命苦的娃儿啊!娘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!”

她被勒得生疼,余光中看到阿爹似乎愣了下,眼神有些飘忽地游移到她身上,讷讷道,“娃儿......怎么了?”

“你说怎么了!”阿娘声音骤然拉高,一下子变得有些疯狂,把小招娣吓得不敢出声,“要不是我来早一步......要不是我来早一步!娃儿现在还能站在你面前吗!”

“你这妇人!胡说八道什么!”

小招娣一听到阿婆的声音就躲进阿娘的怀里,印象中阿婆从来没有对她有过好脸色,现在还怒气冲冲地跑过来,她吓得脸都白了。

“娘!”

好在阿爹及时拉住了她,轻微地摇摇头,“我明天......再去张府看看吧。”

“去什么去!说什么我都不会把娃儿再给他们的!”此刻的阿娘就像是个英勇无畏的将士一样,把她牢牢护在怀里。

但是小招娣看着阿爹忽明忽暗的脸,她还是慢慢从阿娘的怀里出来,上前扯了扯他的衣袖,小心翼翼道,“阿爹,招娣以后会很乖很乖的,会乖乖照顾好弟弟,不会给家里添麻烦的,求你别不要我好不好?”说到最后声音都带着哭腔。

阿爹垂着脸沉默半晌,才开口道,“先吃饭吧。”

阿娘这才松了口气,然后蹲下来温和地朝她笑了笑,“招娣很久不见弟弟了吧?想弟弟了吗?”

她用力地点点头,“嗯。”

“那阿娘抱来给你看看。”

小招娣目光紧紧地跟着她,看着她进了门帘后片刻便抱着弟弟出来了,弟弟白白胖胖的很可爱,见到她吚吚呀呀地叫唤。

她跟着阿娘来到桌边,乖乖地坐好,看着阿爹把一块仅有的小肉块细细切碎拌在米糊里,弟弟出生不久阿娘一直奶水不足,平时还要拌着米糊喂养。

小招娣看着不由咽了咽口水,她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肉了,闻着肉香都觉得幸福。

弟弟鼓着嘴吃着阿娘喂过来混着碎肉的米糊,时不时还冲她笑,小小的手挥舞在她眼前,小招娣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放在他的掌心,被他开心地攥住,她不由也笑了起来。

等阿娘喂完,抱弟弟回了屋内,阿爹才摆上碗筷,她眼巴巴地看着阿爹把稀到不能再稀的粥水分到三个碗里,桌子中再摆一小碗咸菜,然后就和阿婆沉默地吃了起来。

阿娘放好弟弟之后,出来看到她面前空落落的一片,立即就拿了个碗放到她面前,把自己碗里的粥水分了一半给她,“招娣乖,弟弟最近生病了才要补补,等过几天把我们地里的小麦割了,再给你吃点好的。”

小招娣摸了摸有些振动的肚子,才慢慢抬起头来朝她笑着说道,“没关系的娘,我不饿,你吃吧,我在张府里吃得可饱了。”

但是阿娘根本没理她,夹了根咸菜到她碗里,仍是笑盈盈地对她道,“来,多吃点。”

刚说完,那边的阿婆就“啪”地摔下筷子,尖酸刻薄道,“我们家真是倒大霉了才娶了你!之前肚子一直不争气就算了,好不容易有了小宝,现在为了个女娃儿还——”

话没说完,小招娣就见她被阿爹扯了扯袖子,顿时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,“真是没用!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窝囊废!”

而后又继续对他们道,“说到底,不过是个女娃儿,卖了就卖了,还跑回去要人,你不嫌丢人我都嫌!”

“女娃儿怎么了?!女娃儿也是我的肉!之前的也就算了,现在招娣都那么大了,你们休想再从我身边带走她!”

阿婆瞧着她冷哼了一声,“好啊,我倒要瞧瞧,你能护到几时。”

说完便从桌边离开了,留下沉默的三人。

最后还是阿娘揽过她轻轻地安抚,“别怕,有娘在。”

小招娣那被吓得七上八下的心才稍稍被安抚。

3

晚上,小招娣窝在阿娘的怀里睡得分外安心,尽管家里很破,炕上也很冷硬,但是阿娘的手轻柔地拍在她的背上,就能让她特别有安全感。

可是她又想到今天阿婆和阿爹对她冷淡的样子,还是有些难过,但又立即给自己暗暗打气,明天一定要早起好好帮家里干活,阿爹他们一定会高兴的。

于是隔天一早,趁所有人都在睡的时候她就悄悄起来了,跟往常一样跑到灶台边,站在一个小板凳上用瘦小的胳膊一勺又一勺地往锅里加水,再撒一把家里所剩不多的小米,然后蹲下来准备生火。

可是奇怪的是她今天怎么起都起不了火,她急得团团转,小手甚至还被刚起的火苗烫出一个泡,痛得顾不得添柴,火就又熄了,让她有些沮丧。

正当她打算重新开始时,却发现阿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灶边,把她吓得顿时手足无措起来,“阿、阿爹,我、我很快就起好了,你等我一会儿好不好?”

但是阿爹不理她,沉默地拿过火柴生火,不一会儿便起好了,然后开始择菜、切菜、烧饭,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“阿爹,我不是故意的,你别不理我好不好?”小招娣可怜兮兮地站在一旁不知所措,眼里泡着泪花。

可阿爹还是没有理她,烧好饭之后便沉默地吃了起来,吃完便急匆匆出门了。

小招娣在门口看着阿爹匆忙离开的背影,心里一阵难过。

之后阿娘和阿婆也陆续起来了,用过饭之后阿娘便要到地里去干活了,小招娣立马强烈表示也要去帮忙,阿娘也无奈地带上了她。

最近家里的收成都不好,还遭遇了大旱,好在前两天终于下了一场大雨,地里也稍有些起色。

小招娣跟着阿娘干了一上午的农活儿,眼见日头越来越烈,她被晒得有些头晕,一张小脸红扑扑的,感觉像是有火烤着她一样,她抬头望着不远处一片阴凉的树林,小声开口道,“阿娘,我能去那边的林子休息一下吗?”

阿娘倒没说什么,但是她感觉自己有些没用,又忙不迭起地补道,“休息好了我再看看林里有没有小鸟,捉些回来晚上回去弟弟补补。”

她小心翼翼地看了阿娘一眼,瞧着她答应了,她才慢慢朝林子去,顿时感觉活过来一般,歇了半晌,便跑回家拿了些工具来,在林里找了根木棍支起一个筐,再去土里挖些蚯蚓来,最后把一根小绳绑在木棍上,然后牵着躲在一旁暗暗守着。

这方法是阿爹以前教她的,那时鸟儿还很多,不到半天就抓住了几只又肥又大的,拎回家的时候阿娘还叫阿爹把鸟儿的肢骨取出来,给她做了个漂亮的骨哨,还教她用骨哨吹各种好听的曲子,她特别开心。

她还记得阿娘那时特别温柔的脸,教她吹了一个嘹亮的哨声,摸着她的脑袋特别温和地跟她说,“以后不管招娣去到哪儿,只要吹起这个哨声,娘一定会立马来到你身边。”

她开心得手舞足蹈,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兴奋,“真的吗?”

“那当然了,无论何时,只要我们小招娣需要阿娘,阿娘就一定会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“阿娘真好!”她高兴地扑进她的怀里,眼里都是满足。

想到这儿,小招娣不由摸了摸一直挂在胸前的骨哨,顿时觉得无比安心。只是不知道何时沾到了什么,骨哨上染上了红色,看起来倒比以前好看些。

她用骨哨模拟了几声小鸟的叫声,企图把鸟儿引来,可惜最近大旱都被其他人抓走了好多,所以她吹了半天也不见有小鸟过来,她有些失落,耷拉着脑袋蹲下来自顾自地玩起了手中的骨哨,学着阿娘教的曲子吹了起来。

没吹多久,便听到林中忽然有另一道曲声传来,她疑惑地循声而去,就在林中的湖边看到一个漂亮的白衣姐姐拿着张叶子在吹曲子。

她惊奇地跑过去,兴奋地朝她道,“姐姐,你吹得好好听呀!居然是用叶子吹的诶!”

姐姐看到她似乎愣了下,然后才放下手中的叶子,弯下腰来看她,温和道,“谢谢。你叫什么名字?在这里做什么?”

“我叫招娣,”她大声地应道,“我在这儿捉小鸟呢!”

“是吗,这么厉害。”她轻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,眼里都是笑意。

“姐姐,你能教教我怎么用叶子吹小曲吗?”她眼睛扑闪扑闪地眨着,里面满是崇拜的神色。

漂亮姐姐十分温柔地应了,“好啊。”

于是一下午她都缠着这位漂亮姐姐学吹叶子,连小鸟都忘了管,直到傍晚,林里传来了阿娘的呼喊,她才意犹未尽地告别:

“姐姐,我阿娘来找我回去了,我下次再来找你玩啊!”

姐姐没说什么,愣了一会儿才点头,然后她便飞扑到阿娘那边,喊道,“阿娘!阿娘我在这儿呢!”

阿娘在那边声嘶力竭地喊着她的名字,见到她半晌才蹲下身来流着泪道,“招娣啊!你去哪儿了?阿娘怎么找你都找不到,阿娘不好,又把你弄丢了。”

这会儿小招娣才感觉到有些慌张,她伸出袖子给阿娘擦眼泪,自责道,“不是的阿娘,是招娣不好,太贪玩了,让阿娘担心了。”

阿娘摇摇头,紧紧牵着她的手,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阿娘这就带你回家,回家。”

小招娣点点头,任由阿娘牵着,又回头看了看不远处怔在原地的姐姐,用力挥了挥手,才跟着阿娘离开了林子。

4

晚饭的时候阿爹还没有回来,阿婆对他们母女还是一如既往得冷淡,早早带弟弟吃完饭便回屋里去了。

阿娘也没说什么,带着她吃饭洗澡之后便开始在昏黄的油灯下做今天接下的缝补活计,一做就是深夜,不知不觉就趴在炕上的桌子睡着了。

小招娣看到阿娘劳累的脸,小心翼翼地移开了针线,又吃力地把阿娘挪下桌子,才吹灭了油灯,乖乖躺在阿娘怀里睡去。

半夜阿爹才回来,一进屋就到阿婆那边不知道在说什么,伴随着阿婆尖锐的声音,小招娣迷迷糊糊被吵醒,就听到阿婆数落阿爹的声音,偶尔还有几声阿爹的争辩,最终变成沉默的应和,不久就看到阿爹出来了,她赶紧闭上眼,半晌没听到动静后又悄悄睁开一条缝,就看到阿爹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,沉默地看了好久阿娘,才开门出了屋外。

小招娣爬到窗边支起身子趴在窗口上,看到阿爹坐在门口望天,不知道在想什么,背影显得有些萧索。

她感觉阿爹好像有些不开心,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更加听话地帮着家里干活和照顾弟弟,也不敢出去贪玩了,小心翼翼地做事,可是阿爹的情绪一直都不高,让她一直有些惴惴不安。

这晚,阿爹喝得酩酊大醉地回来,终于把小招娣内心的惶恐无限放大了起来。

以前阿爹喝醉酒之后就喜欢回家摔东西,叫骂声不断,阿娘劝阻了之后还会生气地打阿娘,有时候甚至连她也打,脾气暴躁不堪,虽然隔天起来他也会认错,但是下回仍旧如此,她是怕极了醉酒的阿爹。

现在他就在屋外“咣咣咣”大力地敲门,嘴里骂骂咧咧地叫着开门,阿娘忍了忍,才终于放下手中的活计,平静地打开门,“喊什么,要喊出去喊去,别吵到我娃儿睡觉。”

阿爹一听,顿时暴跳如雷,“出去?去哪儿?这是老子家,老子想干嘛就干嘛,还轮不到你一个妇人多嘴!真是反了天了,连老子也敢管,看老子不教训教训你!”

说着便从身边抄起一个家伙抡上去,小招娣见了立马跑到阿娘身边,哭喊道,“阿爹你不要打阿娘!”

刚说完东西就从她耳边擦过,吓得她紧紧往阿娘怀里躲。

阿娘眼里也满是惊恐,身体微微颤抖,却还是紧紧搂着她,强装镇定道,“你打我可以,不要打我娃儿!”

阿爹听后顿了下,满口酒气道,“娃儿?什么娃儿?儿子可是老子的命根子,老子当然舍不得!”说着又要拿着另一个东西砸过来。

“招娣也不可以!招娣也是我的娃儿!”阿娘忽然不知道从哪儿生出的一股勇气发疯地叫道,牢牢地把她护在怀里。

谁知阿爹忽然愣住了,拿着东西的手顿了顿,然后无力地放下,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。

“真是作孽!”阿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来了,眼神带着憎恶,“你那女娃儿早就死在张府了!疯疯癫癫的像什么样子!”

这回轮到小招娣愣住了,她不是在这里吗?阿婆为什么说她死了?

“你胡说!胡说!”阿娘听后情绪也忽然激烈了起来,她声音凄厉地嘶叫道,“我的女娃儿在这里!我把她带回来了!带回来了!”

阿婆冷冷地站在那里盯着她,眼神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。

而后又扭头对旁边的阿爹道,“管管你这疯婆娘!我们家可没钱给她治她这疯病!”

阿爹动了动嘴唇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“我没有疯!我的女娃儿在这里!在这里!”阿娘尖锐地喊道。

阿爹瞧着她有些疯狂的样子,忽然扔了手里的东西,一个箭步上来抓着她的肩膀,双眼通红道,“你清醒点!招娣不在这里!她早就已经死了,死了!”

小招娣愣愣地站在旁边,忽然害怕地抓住阿娘的衣角,哑着声音道,“阿娘,你看看招娣,招娣在这里,在这里呀!”

可是阿娘没有理她,一把推开了阿爹,还在疯狂地叫道,“你胡说!没有!没有!我的女娃儿没有死!她一定还在等我!我要去把她接回来,接回来!”说着就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家门。

小招娣呆呆地看着阿娘跑出去的背影,眼角发酸,原来,阿娘真的看不到她,她真的早就死了啊。

是了,在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,她根本没能推开那可怕的张老爷,她被下人拖到院子里死死地打,生生打到断气。

那晚的雨是那么的冷,她一直期望着阿娘能来救她,她抓着胸前的骨哨歇斯底里地吹,吹了好久好久,然而直到她的血沾满了骨哨,流遍了整个院子,阿娘也没有出现。

原来自始至终,不过是她和阿娘的自欺欺人。阿爹他们根本看不到她,所以从来也不曾回应过她,从她跟着阿娘回来开始,从头到尾不过是她和阿娘演的独角戏,她们都只活在了对方的臆想里。

小招娣慢慢地蹲下身子,把脸埋在膝盖上,难过得哭了,哭得特别伤心。

5

不知道哭了多久,等裤子上都晕出了一大片水印,她才失魂落魄地抬起头,却发现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个人,穿着一黑一白的衣服,一个笑容满面口吐长舌,一个凶神恶煞脸色发黑。

“小姑娘,你的时辰到了,跟我们走吧。”

小招娣吓得立刻就转身往外跑,可是还没等她跑出去多远,两个阴差就瞬间移动到她面前拦住她,“别跑了,你跑不过我们的,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。”

小招娣红着眼睛瞪着他们,大声喊道,“我不要!我要留在我阿娘身边!”

说着又换个方向跑,可是没跑两步,他们就飞过来一前一后地拦住她,直接上手抓她,“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小招娣拼命挣扎,哭着喊着叫阿娘,嗓子喊到嘶哑,忽然想起她的骨哨,拿起来就用力地吹,尖锐的哨声划破长空。

远远的,她看见了那天穿着白衣服的漂亮姐姐,此时正披着一件鲜红色的袍子,缓缓向她走来。

原来这个姐姐是真的能看见她。

黑白无常也看到了,不由有些惊讶,手上的力道也松了松,小招娣趁机挣脱他们,飞快地跑向漂亮姐姐,躲在了她的身后,“姐姐!你救救招娣!他们要抓我!”

她满是惊慌地向她求助,可是这个漂亮姐姐却对她道,“招娣,你不能再留在这里了。”

小招娣一听,眼里瞬间氤氲出水汽,连姐姐也不帮她了吗?

就在这时,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了阿娘凄厉的喊声,她披头散发地朝她疯狂跑过来,嘴里不断喊着她的名字,“招娣,招娣,我的娃儿......”

小招娣愣住了,转头看了看漂亮姐姐,她蹲下身来,怜爱地摸了摸她的脸颊跟她道,“去吧,跟阿娘道个别吧。”

随后她又看漂亮姐姐转头对旁边的两个阴差道,“给他们点时间吧。”

黑白无常立即恭敬地应了,“好,好。”

小招娣疑惑地看着姐姐,没等她弄懂,就见阿娘朝她扑了过来,却是扑了个空地跌跪在她面前,泪眼婆娑地看着她,“招娣,我的娃儿啊!真的是你啊!你的哨声阿娘听到了,阿娘不会抛下你不管的!阿娘来了......”

小招娣愣住了,阿娘居然......真的听到了?而且......她现在是真的能看见她了,只是却再也不能拥抱她了。

她眼泪开始大滴大滴地往下掉,“阿娘,你怎么来这么晚啊......招娣好痛好痛啊......”

阿娘听后仿佛心如刀割,伸手想抱住她却只能穿过她透明的身体,她也失声痛哭道,“是阿娘的错,阿娘来晚了,害我的大宝儿受了那么多苦......阿娘对不住你……”

小招娣听后忍住眼泪吸了吸鼻子,靠近她带着鼻音道,“不关阿娘的事,是招娣不好,没能等到阿娘来。”

阿娘一听看着更加心疼,“是阿娘的错,以后阿娘再也不离开你了好不好?”

她用力地点头,却不想旁边的漂亮姐姐忽然开了口,“招娣,你在阳间呆太久了,再呆下去,就会魂飞魄散再也不能入轮回了。”

她听后愣住了,阿娘也明显地僵住了,扭头看着漂亮姐姐僵硬地问道,“姑娘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漂亮姐姐点点头,阿娘颓废地低下头,枯黄的脸上闪过绝望。

小招娣看着她的样子,忽然蹲在她面前,乖巧道,“阿娘,我不要什么轮回,我只要一直陪在你身边。”

阿娘脸上有些动容,但是下一瞬却仿佛下定决心般,表情坚定起来,温和地看着她,“招娣乖,阿娘这辈子有幸能和你做母女,已经很满足了,可惜阿娘和你缘分太浅,你下辈子要投个好胎,不要再遇上我这样的娘了。”

“我不要,不要!”小招娣忽然害怕地哭了,叫道,“我只要阿娘!只要你做我的阿娘,阿娘是最好的!”

阿娘也很难过,但还在极力掩饰悲伤的情绪,“那好,下辈子,招娣还做阿娘的娃儿,阿娘一定会保护好你。”

小招娣用力地点点头,脸上挂着斑斑泪痕。

阿娘努力挤出个微笑看着她,“那现在招娣就跟那边的大叔走好不好?阿娘在这里等着你回来。”

她拼命摇头,哭着道,“我不要!阿娘你别不要我!”

“傻孩子,阿娘怎么会不要你呢?但是你这里呆久了,以后就再也不能投胎做阿娘的娃儿了,阿娘甚至都找不到你了,那阿娘可怎么办哟,阿娘会很伤心很伤心的。”

小招娣扁着嘴看着她道,“招娣不要阿娘伤心。”

“那就听阿娘的话,跟他们走吧。”

小招娣看了她半天,才终于听话地点点头,“那阿娘你一定要等我。”

看着阿娘点头,她才转头向旁边的漂亮姐姐道,“姐姐,我有些害怕,你能不能陪我走一段路?”

姐姐点点,然后牵起她的手向黑白无常走去。

小招娣一步三回头地看着阿娘,阿娘都面带微笑地看着她跟她挥手,直至黑白无常要带她走时,阿娘忽然在她身后用颤抖的声音喊了她一声,“招娣!”

她扭头,看到阿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忽然用手死死捂住嘴转过身,背影躬着微微颤抖,泣不成声。

“阿娘!”她也带着哭腔喊了一声,可是阿娘再也没有转过头来。

“走吧。”姐姐牵着她,渐渐离开了。

尾声

小招娣被黑白无常领着,走过了黄泉路,看到了绝美无双的彼岸花,来到了奈何桥边,也看到三生石上她短短的一生。

她摇了摇身旁漂亮姐姐的手,递上手中的骨哨,“姐姐,这个我不能带过去了,交给你帮我保管好不好?等下辈子,我还来找你玩。”

姐姐温和地点点头,接过骨哨,抬手忽然在她眉间划了一下。

她摸了摸,没感觉到什么,疑惑道,“姐姐在干什么?”

姐姐笑了笑,摸了摸她的脸蛋,“这样以后姐姐就能认出你了。”

小招娣听了很高兴,“好,姐姐你一定不要忘记招娣呀!”

然后就和她挥挥手,转身平静地走上了奈何桥,走到孟婆前,接过她的汤。

她看着碗里黑黢黢的汤水,想着,喝过了这碗汤,前尘往事尽忘,一世的悲欢离合也就到了头。

可是阿娘一定会奔着她而来,她也会努力朝她走去,她们都会在朝对方靠近而竭尽全力。

小招娣笑着喝下了孟婆汤。

阿娘,招娣来找你了。(作品名:《血骨哨》,作者:一世卿长安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