结婚35年后

懂球帝 2019-07-11

    “张铁军他妈上吊了,你知道吗?”男人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大口嚼着,咔嚓咔嚓。


    “啥?那个老太太?听说那个老太太的儿媳妇对她特别差。”女人搭话。男人没抬头,夹了一口凉拌黄瓜。


    “听说她大儿媳妇儿连饭都不给吃,二儿媳妇儿更别提了,都不进那屋。那屋脏的啊,都进不去人。”女人犹豫着要不要接着说她同学老公自杀的事,要不要再说说那老太太生前多邋遢的事,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男人的表情告诉她,她又猜错了,他不想要她这么接话。


    她一口口抿着饭,等男人继续开口。可男人又恢复了往日的沉寂,只埋头吃饭,一个字也不肯跟她说。他吃的急而用力,鼻尖上已经冒出小小的汗珠,像年轻的时候一样。


    女人害怕这种沉寂,这个沉寂像夏末初秋又闷又湿的天气,压得人喘不过来气。


    男人端起碗,喝光了最后一点粥,一抹后脑勺的薄汗,“我吃完了”,没有抬眼,没有多余动作,利落的离开了。


    女人挑拣着饭菜,一口口送进嘴里,嚼完饭粒又开始嚼空气。男人的饭碗摆在桌面的一角,碗底泛着辣椒油的残汁,已经凉透了,结成一小片一小片的残红。女人用手肘撑着旁边的宝宝餐椅,手托起腮,不自觉地设想如果女儿女婿和小外孙在,或许能好过一点。毕竟他还愿意逗逗孩子。


    收拾好了餐桌,洗碗,擦灶台,收拾外孙的玩具,把脏衣服装进洗衣机,调好时间,忙完一大段后,女人终于倒在了沙发上。卧室里传来宋小宝小品里的热闹,那是男人在被窝里看小视频。卧室被窝是男人最爱的角落,因为这样旁人就再没有理由去打扰,安全,清净。女人不敢再找话题去碰触男人,她也厌倦了热脸贴冷屁股的尴尬,贴了几年也没换来一点变化。她斜依在沙发上,打开电视机看电视剧,她喜欢看别人的故事,那故事里的女人总是默默承受一切苦楚,为别人付出,贡献,最后还总是受老天的折磨,让人能痛快的跟着落一回泪。


    傍晚讲晚,夜慢慢深了,男人的手机视频里渔夫正在直播一场大规模的捕捞,热闹而兴奋,旁观者起哄嘈杂,女人的电视机里女主因为怕吵醒孩子,正在黑暗里小声流泪。


    “滴~滴~滴~滴”洗衣机停转了,呼唤女人过去晾晒,可它的声音太小,轻而易举的就被这个沉默的夜晚淹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