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尊千年不老,不管你轮回多少世,我都可以带着我们的回忆找到你

环球时尚 2019-07-11

遇狐

01 “桃花神”

桃花村座落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山谷中,村中人纯朴善良,靠山吃山,百年来这里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争斗之事,好似一个世外桃源。

“王大娘,可有看到我家阿念去了哪儿啊?”

“好像提着篮子上山采野菜了吧。”

“那丫头哪有这么勤快哟,指不定又满山疯玩去了!”

“阿念的性子你又不是第一天知晓……”

阳春三月,正是桃花盛放时。

“阿嚏!”阿念揉了揉鼻子,“谁又在我背后说我坏话?”

她提着篮子,一边嘟囔着一边倒也不忘了摘野菜,只是她太过入神,丝毫未注意到一条通体碧绿的蛇吐着信子朝她靠近。

阿念侧过身子想去摘远一点的野菜,却正好与它对上了眼。

她吓得向后摔倒,野菜散了一地,她将菜篮子扔出去用以自保,去更加地激怒了那条蛇。

“啊啊啊,你别过来,救命啊!”阿念拼了命地往后缩着,手被蹭出了血也不自知,地表的树根沾到了血却缓缓将其吸收……

蛇渐渐展出了攻击的姿态,阿念害怕地挡住了眼睛,可过了半晌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出现。

她试探着将手放下,却见眼前站了个人,而那条蛇已被桃枝钉在了树上。

那人缓缓转身,他身着浅桃色衣衫,领口微敞,刚好露出那精致的锁骨。

阿念一抬头就刚好对上那一双似含笑意的桃花眼,竟是就这样痴了。

“可是看够了?”

“我我……你你……”阿念回过神却是结巴了起来。

那人弯下腰将阿念扶起来,那瞬间更加敞开的领口撩动着她的呼吸,她的脸变得和胭脂一样红。

“我什么?”他微微挑了下眉。

“公子如此风姿,可是那传说中的桃花神。”阿念后退一步,镇定道。

“呵呵呵”他轻轻笑了一下,“没错,我就是那掌管凡人桃花运的桃花神。”

阿念惊得说不出话了。

“你刚刚可是欠了本神一条命,想来是要用你这辈子所有的桃花运来抵债了……”他摇摇头似是有些惋惜。

“别……别呀,神仙大人,你要阿念做牛做马来抵债都可以,可千万别这么做!”“你可是确定了?”

阿念艰难地咽了口口水,道:“我确定。”

那时,阿念还不知,她到底欠下了一个什么样的债……

02 前尘往事

“离尘离尘,赐你此名,是愿你远离红尘俗世,安心修炼方为正道。”族里的长老经常这么劝我。

可我的性子又岂是他们这些老顽固赐个名字就能改变的……

待那几个老家伙一闭关,我便立刻离开了涂山谷去往了泰安城,投靠了百年前被驱逐出谷的离妄。

那家伙掌管了泰安城内的所有勾栏院,我便在他那儿混了个琴师当当。

“琴师大人,今夜可否为红绫伴奏一曲……”

“否。”我推开了那个庸俗不堪的女子,关上了门。

“离妄,谷中人皆说你为了一个女子叛出谷,不会是她吧?”离尘打趣道。

“她早已故去了……”

见戳了人痛处,离尘也没再开口。

“离尘,作为一个琴师你可有些不称职哦,怎的,吃我的住我的,有空挖苦我,没空抚琴么?”

“离妄,作为一个接管了泰安城所有勾栏院的老鸨子,你又不缺我这么一个琴师。”

“老鸨子……”他挑了挑眉,似是很不满意这个称呼。“反正爷今日决不抚琴,你看着办吧。”语罢我便从拂袖从窗口一跃而下,还顺走了一坛上好的女儿红。

花朝节,泰安城内的莺莺燕燕都结伴出游踏青,环肥燕瘦,看得多了便也腻味,我在城郊觅得一片桃林,怕被扰了清净便设了个结界。

可结界却没有阻止我遇见她……

“如此风姿,难道您就是那传说中的花神么?”她站在树下望着我,落英缤纷,装点着她的青丝。

我仰头饮完最后一口酒再转身跃下,故意靠近到足够让她看到喉结的距离,道:“花神可是个女子,你是在说爷生得很女气么。”

那一瞬,桃花似乎融进了她的脸颊,她转身便跑,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。

自此,我便起了逗弄她的心思,时不时便出现在她眼前捉弄一下她。

可这一切是一个圈套,而她是一颗一无所知却极为重要的棋子。

她的养父是一个妖道,寻得她这么一个极阴体质的女子抚养长大,就是想用她血祭设阵捕获我或者离妄,取得千年狐妖的内丹以求长生不老。

而她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替我挡了致命一击,临死前她轻轻地拭去我面庞上的血污。

“离尘,今生遇你,我无悔不怨……”

当我恢复意识时,我已将妖道府上的所有人都屠戮了个干净。

“你早就知道?”

“之前看她面相,便知道她活不长久,而她靠近你时,你第九尾的桎梏有松动的迹象。”离妄缓缓道。

“你为何不说,你明知……”

“天命不可违,该你的命数,你逃不掉。”他冷冷地说着又好似想起了什么,目光变得悠远起来。

半晌后离妄回过神,道:“阴女会在前世死去的地方再次转世,你如今已突破九尾,想见她也不过百年,但那些所谓名门正派定不会轻易放过你,你如今不死不灭,想来不用我相助也可以自己解决……”

而后我便假意被封,只为百年后醒来第一眼见到的是她。

03 重来一次

“阿念,拿着那么多豌豆黄干嘛去啊?”

“我怕我采野菜时会饿,带着当干粮的。”

王大娘还想再问,但阿念已经走远了。

“本神远离俗世多年,近日倒有些想尝尝人间的糕点,你每日给我带些来,本神心情好了说不定就将你的债一笔勾销了,记得不可让任何人知道此事。”

那日离尘话音刚落,阿念便止不住地点头,生怕他下一秒反悔夺了她这一世的桃花运。

“神仙大人,今日给您带了豌豆黄呢。”阿念将篮子放在石桌上。

离尘用手拿起一块便品尝了起来,半晌后……

“味道尚可,明日再带些酸枣糕来吧。”

只是尚可你还全都吃光了,一块都没有剩……

离尘瞥了一眼阿念,只见她咽了咽口水,极具怨念地盯着空空如也的篮子。

“怎的,不愿意?”

“没有没有,我明天一定准时给神仙大人送来糕点”

阿念提着篮子飞快地离去,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。

第二日阿念如约给离尘送来了酸枣糕。

“味道尚可……”

第三日,第四日,第五日……

阿念觉得她最近越发地喜欢做糕点了,或者说是想见那个爱吃糕点的人。

“哎呀,胡思乱想些什么呢”阿念拍了拍脑袋。

这时王大娘却突然造访了。

“阿念啊,又在做糕点啊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阿念只觉眼前一黑,失去意识时恍惚听到有人在说些什么。

“她身上的妖气越发浓烈了,想来那妖物已经现身了。”

“这次定要彻底收服了它……”

阿念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木头上,周围聚满了村民,他们围成一圈,口中颂着咒。

阿念想要挣扎,身上的绳子反而越勒越紧,甚至有些嵌进了肉,而那些平时和善可亲的村民看着她的眼神却只有冷漠。

这时,村长站了出来,敲了敲了拐杖,道:“妖孽,你既来了,便现身吧!”

本尊千年不老,不管你轮回多少世,我都可以带着我们的回忆找到你

霎时间,狂风呼号,离尘执剑缓缓降落,眼神清冷,目空一切。

“今日,吾等定当遵从桃花村祖训,收了你这妖孽,替苍生除害!”

“就凭你们这群杂碎,还不配!”

“哼!”村长冷哼一声,道:“如今大阵已成,又有阴女为祭,你不过是只小小八尾狐,还不快快束手就擒!”

然而下一秒,他的笑意便僵在了脸上。

“这不可能……”

离尘的身后是分分明明的九尾!

他不屑地瞥了一眼桃花村众人,道:“莫不是你们真以为百年前那些小伎俩真能将我封印,愚蠢。”

离尘的双眸逐渐化为赤色,眼周似有青筋凸起,一头乌发也化作三千银丝,倒衬得他的面容越发的妖异了。

“阿念,闭上眼睛。”他施法蒙住了她的眼睛,之后便坠如人群,执剑御敌。

剑气凌厉,不到三息时间,众人便倒在了血泊中,独余村长一人拄着拐立在那里。

“说来,也多亏了你们,我才能突破这九尾的屏障,现在便送你们去地狱团圆吧。”

村长断气时,眼珠瞪的浑圆,显示着他生前的不可置信。

04 许你来生

阿念只觉束缚她的绳子突然松了,她缓缓睁开眼睛,触目皆是猩红。

“可是怕了?”离尘望着她。

阿念觉得脑海中一片混沌,似有什么东西要呼啸而出,她抬头望着离尘,眼里皆是迷茫。

她举起绢帕替颤抖地替他拭去面庞上的血污,离尘的眸中的赤色渐渐褪去。

“我不知道,他们想杀我,养我多年却是为了害你,而你却救了我两次,我的心告诉我我不该怕你,可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好乱……”她无助地流着泪。

“没事的,一切都结束了,我有的是时间,你之后若想杀了我为他们报仇,我绝不反抗!”离尘轻轻拥住了她。

哪怕你之后会恨我也没关系,我已等了你百年,也不差这一生……

离尘离尘,本不应入凡尘,但我既扰了你的命数,便让我生生世世的守着你对你负责吧。

过后离尘敛去妖气,带着她离开了桃花村。

开始十年他们定居在在泰安,离尘带着阿念逛闹市看花灯,买上好的胭脂,替她描上绝美的妆。

偶尔还会去拜访离妄,可他不知什么时候就将勾栏院全部交给红绫打理,自己却云游四方去了。

离尘知道时倒也没多言,只是目光中皆是了然。

过后离尘和阿念一路向南,看遍了沿途的风景,到达了天涯海角,在那里离尘紧握着她的手一遍遍说着相守的诺言。

后来他们继续远游,到达东海沿岸的鲛镇,他说再晶莹剔透的鲛珠都不及阿念的眼眸万分之一美。

“可是离尘,我老了。 ”

“没关系,我爱你。”

“其实我从来没有恨过你……”她的气息越发的微弱。

“我知道,我不在意你恨不恨我,我只知道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,这个永远是生生世世。”

可怀里的人儿却渐渐没有了气息。

这一世的没有想上次一样那么快地离开我,可是遇见你之后,我变得越发的贪心了,我只想你在我身边,久一点,再久一点……

还好我千年不老,所以不管阿念你轮回多少世,我都可以带着我们的回忆找到你。

百年后,离鲛镇最近的海岸传来一阵媚惑至极的歌声,只见一只鲛人随着潮汐上了岸,鱼尾化作了双腿。

离尘,这一世,我想我可以陪在你身边,久一点,再久一点。

「完」

文/狐不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