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人民健康网 2019-05-16

专访开始前,导演五百刚刚结束一场首映礼的跑厅,匆匆坐定,边往嘴里扒拉着饭,边张罗着抓紧时间开聊。

当天是电影《“大”人物》的首映日,作品终于要拿出来接受检验了,五百的态度倒是很坦然——

片子一点也不压抑,大家开年看个嗨图个爽,不挺好么?
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

从一开始,五百和他背后的弧光联盟、五元文化,就明晰了自己的创作目的:用最专业的手艺,做出符合市场的作品。服务的对象永远不是自己,是观众。

《“大”人物》就是基于这样的初衷创作出来的。

电影改编自韩国的《老手》,有着商业类型片标配的娱乐性——

简单直给,二元对立的人物,精心设计的动作戏与小包袱,以及行云流水的节奏感。

演员上,此前广受质疑的包贝尔出演富二代大反派。从最终效果来看,必须承认,这的确是一次成功的选角。
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

五百说,他喜欢把观众有惯性认知的演员,反着用。这一次对包贝尔的使用,即是如此。

站在观众的角度,现实中对演员的某种情绪,被无缝嫁接到了角色身上——这样统一的观感,对于电影本身,无疑是利大于弊的。

同样的操作,还有对王砚辉角色的安排。看惯了他出演大奸大恶的坏人,这一次,观众会从喜感十足的吴队长身上,获得更多的观影新鲜感。
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
▲ 左一为王砚辉


从前年《白夜追凶》的大爆,一路总结下来,有一个判断是——

身兼数职的五百,是如今的影视圈里,一位不折不扣的实干家。

他推崇好莱坞的制片人工业化,解放导演,不再大包大揽,而是成为电影创作流水线上的一个工种。继而,为行业带出一批优质、专业的创作者,从导演到编剧,从美术到剪辑,不一而足。最终要达到的,是一整套高效、精准、且有质量保证的创作体系。

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

【深水娱乐观察】看来,五百和他身旁的众多伙伴,或许才是当下的中国影视圈,最迫切需要的那类创作者——

没有“作者包袱”,将观众需求放在个人表达之上,总结规律,讲究方法,不纠结于迎合,而只关心,如何踏踏实实地讲好一个故事。

“你得尊重工业,它不是一个人的成果,是一群人的汗水。”

五百还说,自己没有偶像,也从来没有讨厌过谁。存在即合理,“有人投资,有人拍有人演,就有它出现的道理。不喜欢,不看就是了。”

以下是导演五百的部分口述整理。

五百口述

《“大”人物》的观众反馈,比我预期的要好。

这就是商业片的功能吧:直给、不绕弯,服务观众,符合市场的需求,同时需要把自己往下压一压,私人的东西不要太多,20%就不少了。

所以这一次,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落地上

差不多是在开机前一个月吧,才定下来,要把故事放在三线城市。而不是像原版那样的一线大城市。

最初王千源的角色叫孙大胜,后来一想,干脆就叫孙大圣,让观众潜意识里就能联想到孙悟空。

再者诸如拆迁、学区房、送礼,这些我们中国人或许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,当它被放大到银幕上,那个观感依然是不一样的,依然会让观众有被震到的感觉。

因为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,大大小小的不公平遭遇,几乎每天都有。这种代入感,是有共性的。你其实会特别希望有人能站出来,孙大圣就是这样的人。
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
所以我相信大家看完《“大”人物》,除了嗨和爽,也一定是有感触的。但更多人,可能是内心波澜壮阔,表面风平浪静吧。我们这个民族就是这样,内敛、不外放。

关于犯罪题材,其实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有触碰到。

现在更多的,还是单纯的打打杀杀。我相信未来的创作会更精准,也更复杂和深刻。很多时候真正的黑暗,不需要拿刀动枪,就可以杀人。

而犯罪的方式也有很多,并且时时刻刻都发生在我们周围,那些组织性极强的犯罪,对于创作者来说真的都是极有价值的素材。
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
在对演员的选择上,我会喜欢把观众有惯性认知的演员反着用,比如包贝尔,比如王砚辉,这样会有惊喜。

当然,所有的创作都有遗憾,我也不是那种憋了几年才拍一部的导演,所以基本上,我是拥抱遗憾的。

如果要说《“大”人物》的遗憾的话,我会希望拍摄的时候,能多备几个方案吧。

这个戏拍得很快,两个多月就拍完了,有的我很满意,那就一条过了。但其实为了后期更灵活的调整,以及应对审查,有的细节是可以拍几种方案作为备选的。

比如那场局长进来审讯室的长镜头,当时的布景是透明的,但我需要展现那是一个隔离出来的空间,但因为只拍了一个长镜头,后期就没有办法去做剪辑,最后特效部门一点一点地“抹”出了一堵墙,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效果(笑)。
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
应该说,在《白夜追凶》之后,我最大的收获是自信多了。

因为一开始没人看好,都觉得是个不会有存在感的鸡肋。我当时其实挺崩溃的,就在想:难道我对内容的判断,这么糟糕吗?

所以我一直在强调,《白夜追凶》是“第三眼美女”,不是一眼惊艳的那种,但看几集就一定会入戏。

我从来不会为了拍而拍,想拍电影早就拍了,我就觉得《“大”人物》这个题材能接中国的地气,我也知道怎么把它移过来。

整体上,我较为长远的一个目标是——

出来一批优秀的创作者和专业人才。让这些人,为行业设定一个内容的基准线。

弧光联盟就是这个人才库,五元(文化)围绕弧光联盟做服务,弧光联盟则是围绕着观众服务。
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
好莱坞为什么竞争力一直那么强,因为它的人才始终是饱和的,好的导演太多了,整体的基准线就高。

我们现在还做不到,所以就更需要一批人出来,而不是只有那么几个人。让观众对创作者形成一个品牌认知:TA的作品,我一定要看,那就成了。

而且,这里面也有一个内部竞争的良性循环。你要拍谍战,你怎么拍,我如果要拍的话,我又会怎么拍?

再长远一点,我希望能做到制片工业化,导演只是其中的一个工种。因为工业化是早晚要做到的,为什么不早做呢?

在好莱坞,跟导演签的合同都很厚,会精确到每一天的工作时间,是几点到几点。在这时间之外,不会找你的,但是到那个时间,你就必须出现。

实际拍摄多少天,拍摄结束后,这个片子跟你就没关系了,后期剪辑、调色都是制片人把控。定剪之后,导演可以来提想法,但听不听,是制片人的事。

这样(的模式)真的对行业、对每个人都好,当然文艺片除外,那个更多是作者的表达。

但在商业类型片的范畴,你得尊重工业,它不是一个人的成果,是一群人的汗水。
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
所以在弧光联盟,我就自己先试着做一个小的工业体系——

摄影、灯光、美术、导演、武术导演、剪辑、海报、调色、配乐都是弧光联盟,合作起来的效率,明显就高了很多。

找团队,在我这最重要的一点,是性格合适不合适。

物以类聚,要把功夫花在找人上,找对了人,一切都顺了。

在方向上,犯罪题材的创作,比较容易出导演,喜剧情感类的就比较容易出演员。弧光联盟如果是经纪公司,当然会选择后者。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:选择包贝尔是有意为之的

▲ 上:《白夜追凶》导演王伟;

下:《“大”人物》编剧之一杨苗

我觉得现在还是需要明确一些概念。比如什么叫商业片?

就是我们不讨论三观、道德底线和法律,这些统统都是固定不动的,你就去想怎么讲好故事,拍得好看拍得精彩,就行了。

商业类型片是产品,定位是什么很重要。定位清楚了,不需要委屈自己去迎合。

再一点,创作者的格局很关键。格局大,拍出来的作品格局就大。

所以在影视行业工作,还是需要一定天分的。有的格局小的创作者,磨再多年拍出来的东西,也依然不行。